熊市逆袭!公募基金进入“稳健收益”时代?

数据显示,债券基金截至去年底的规模达到2.45万亿,首次超过股票基金和混合基金之和2.3万亿。中国的公募基金,正式进入“稳健收益”时代。

其中,机构资金是绝对主力,且占比持续提升。根据数据,截至去年年中,在近1.7万亿的债券基金中,机构投资者的比例超过了90%,个人投资者占比在9%到10%之间。

与此同时,有基金公司在固定收益部之外,单独设立绝对收益部,期待给投资者提供更多的选择。

1、熊市中的逆袭

刚刚过去的2018年,投资者再一次体会到绝对收益的可贵。

实际上,在过去十一年中(2007年到2018年),债券基金的中位数收益,唯一一次的亏损出现在2011年(-2.21%),其余年份都是正收益,从1%到15%不等。(数据来自wind资讯)

为投资者赚取正收益的,还有按照绝对收益理念投资运作的定开混合型基金。

比如,眼下迎来第一个申赎期(2018年12月28日到2019年1月17日)的金鹰民丰定开混合型基金,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获得了6.21%的收益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金鹰民丰定开混合基金成立于2017年6月28日,在绝对收益的投资思路下,由于安全垫不够错失了2017年三季度股市的投资机会,但是避免了2018年股市的大跌。

在同期股市下跌22%的情况下,金鹰民丰第一个封闭期获得了6.43%的正收益,成为了熊市中逆袭的基金。

对于金鹰民丰下一个封闭期,金鹰基金绝对收益部总经理、同时也是金鹰民丰的基金经理林龙军表示,“将继续以绝对收益为导向,不刻意追求基金相对排名,不刻意追求波动,当产品安全垫或者资产的安全边际足够高时,才会增加权益投资的仓位。”

“相较于于相对收益,绝对收益会多两个业绩比较基准。第一个是尽量不给客户造成本金损失,第二个目标是尽量跑赢无风险收益。其次才是和市场、同行去做比较。”林龙军说。

2、今年可转债有战略性机会

实际上,林龙军对金鹰民丰下一个封闭期有更多的期待。

“信用债和股票同样属于风险资产,我们看到2018年企业的盈利处于高点,但信用环境比以往都差,因此信用债在2018年表现艰难。但是随着国家政策的疏导和广谱利率的下降,我们认为2019年信用债的表现要优于2018年。在今年稳增长和稳就业压力下,2019年的信用环境大概率会得到改善。今年上半年我们会重点关注政策疏导最直接、行业景气仍处于相对高位的行业或公司。”

更值得关注的是可转债,有望在今年迎来不错的投资机会。

“以目前的市场来看,可转债市场正处于退可守进可攻的位置,风险收益比是很高的。目前市场上70%的可转债都低于100元,即便不能转为股票,而是到期兑付,也有3%的收益,这里隐含的期权成本比较低;如果转换成股票,从历史经验来看,很多标的年化收益超过20%,所以看好2019年可转债市场有战略性的投资机会。”

而从过去几年看,林龙军抓住了比较好的投资机会,比如2014年的银行可转债、2015年的地产信用债和2016年上半年的城投债等。

“在绝对收益的前提下,我还希望能够获得超额收益,我追求的年化收益区间是6%-15%,具体要以产品为载体,实现基本面-价值-收益目标的有的放矢。”林龙军表示,落入这个预期收益区间的投资者,同时也是投资银行理财产品、P2P等产品的客户。

而从历史数据上看,“债券基金的长期年化收益率基本就是票息收益。追求更高的收益难度很大,如果我们锚定产品收益在6%到15%这个区间,长期一定是有竞争力的。”

追求上述区间的绝对收益,林龙军强调投资方法的可持续性和可复制性。“大类资产配置是投资框架的核心,以广谱利率的研究作为研究起点,尽量保证在大方向上不犯重大错误。在债券投资上重配置和票息,看轻交易和利得;股票上,注重权益资产的工具性以及绝对收益的实现。”

林龙军说,做一个绝对收益投资者,首先要有足够的耐心,和人性做斗争,放弃看似机会的机会。“这个选择最坏的结果是,看错了从而错失了投资机会,但是却不会给投资者带来过多的实际亏损。”

其二,债券基金经理对“久期”选择的能力,决定了债券基金最终收益的差别。通过研究发现,债券基金收益的差别,80%和债券久期的选择有关。当然,这也给有能力的债券基金经理带来超额收益的机会。

“债券基金经理关于以上两点的差别,决定了所管理的债券基金收益的差别。”林龙军说,我们偏向绝对收益,同时我们希望通过从基本面-价值-价格-目标收益的逐层研究和执行获得超额收益。

让我好奇的是,在公募基金这个以相对排名考核的大环境下,林龙军为什么要坚持做绝对收益,“相对收益排名下,市场都关注业绩冠军,更容易出名,你为什么要选择绝对收益呢?”

林龙军回答说:“投资理念最终还是要和个人价值观相符合,如果每个运作期绝对收益不错,那么拉长了看相对收益应该也会不错。”

(文章来源:微信公众号维基揭秘)

首页社会